北京地勘水環(huán)工程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
全國咨詢(xún)熱線(xiàn)010-68232840
北京地勘水環(huán)工程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
年終盤(pán)點(diǎn) | 2019年水處理行業(yè)十大關(guān)鍵詞!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0-01-06 18:54瀏覽次數:

時(shí)值年終歲尾,又到了總結與展望的階段,梳理一年來(lái)發(fā)過(guò)的新聞發(fā)現,有一些詞是貫穿于2019年水處理行業(yè)的發(fā)展之中的,包括提質(zhì)增效、國資進(jìn)軍、污水處理費上漲、長(cháng)江大保護等在內的十大關(guān)鍵詞榜上有名。

下面,就跟隨小編一起看看2019年水處理行業(yè)十大關(guān)鍵詞具體都有哪些吧!

污水處理提質(zhì)增效

國家發(fā)展改革委、住房城鄉建設部印發(fā)的《“十三五”全國城鎮污水處理及再生利用設施建設規劃》中強調,“十三五”期間應進(jìn)一步統籌規劃,合理布局,加大投入,實(shí)現城鎮污水處理設施建設由“規模增長(cháng)”向“提質(zhì)增效”轉變。

今年5月,住房和城鄉建設部、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部、發(fā)展改革委聯(lián)合印發(fā)《城鎮污水處理提質(zhì)增效三年行動(dòng)方案(2019-2021年)》,全國重點(diǎn)區域及重點(diǎn)流域均對污水處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污水處理廠(chǎng)提標增效成為業(yè)內關(guān)注的熱點(diǎn)。

水處理

(圖片來(lái)源網(wǎng)絡(luò ),侵刪)

與此同時(shí),為解決中西部地區城鎮污水垃圾處理水平較低問(wèn)題,從而平衡區域發(fā)展,2019年7月13日,國家發(fā)改委、財政部、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部、住建部四部委聯(lián)合發(fā)布《關(guān)于進(jìn)一步加快推進(jìn)中西部地區城鎮污水垃圾處理有關(guān)工作的通知》,通知指出,各地要統籌謀劃,針對重點(diǎn)區域和重點(diǎn)薄弱環(huán)節,加快補齊短板。落實(shí)城鎮污水處理提質(zhì)增效三年行動(dòng)方案(2019-2021年)要求,在摸清家底的基礎上,加快推進(jìn)生活污水管網(wǎng)建設和改造,推進(jìn)污水處理提質(zhì)增效。城鎮污水處理廠(chǎng)進(jìn)水生化需氧量(BOD)濃度低于100mg/L的,要圍繞服務(wù)片區管網(wǎng)制定“一廠(chǎng)一策”系統化整治方案并梳理建設和改造項目。做好污泥處理處置工作。

城鎮污水提質(zhì)增效已全面來(lái)臨,各地也紛紛出臺政策,開(kāi)始行動(dòng)。

國資大舉進(jìn)軍

今年以來(lái),關(guān)于“國進(jìn)民退”的聲音聲音越來(lái)越大,水環(huán)境類(lèi)項目中字頭大單拿到手軟,國資可謂“來(lái)勢洶洶”。(詳情點(diǎn)擊:11月億級水處理項目爭奪戰:民企遭粉碎性碾壓!國企高調入場(chǎng)后,民企出路在哪兒?)

據統計,目前全國128家央企中,涉足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產(chǎn)業(yè)的央企有53家,包括中節能、光大國際、三峽集團、葛洲壩、中車(chē)等等,幾乎涵蓋了環(huán)保產(chǎn)業(yè)的所有細分領(lǐng)域,其中涉水的最多,有28家央企開(kāi)展了各類(lèi)水處理業(yè)務(wù),包括工業(yè)廢水處理、農村分布式水站處理和城市傳統水務(wù)。

目前環(huán)保工程的投資主體已經(jīng)變成央企的基建隊伍,除了雄厚的資金實(shí)力和強大的融資能力外,新進(jìn)入的央企或國企在市政類(lèi)項目、工程領(lǐng)域有著(zhù)天然的優(yōu)勢。通過(guò)分析這些建筑央企進(jìn)入環(huán)保生態(tài)領(lǐng)域的手段,歸納起來(lái)主要有以下幾個(gè)途徑:從技術(shù)著(zhù)手、靠工程切入、借資本開(kāi)道、憑設備開(kāi)路。

水處理行業(yè)一直以“國企、民企、外企”三足鼎立的格局而存在,在PPP熱潮之下,民企和國企的“戲份”加重。站上風(fēng)口的水處理行業(yè)被越來(lái)越多的國企看中,他們也紛紛召集“大兄弟”,開(kāi)啟環(huán)保水務(wù)的進(jìn)擊之路。

今年以來(lái),涉水民企中,啟迪環(huán)境、環(huán)能科技、碧水源、東方園林、國禎環(huán)保先后與國資牽手。(詳情點(diǎn)擊:國禎環(huán)保三季度業(yè)績(jì)增速放緩,今年那些與國資牽手的水務(wù)企業(yè)表現如何?)。

對此,清新環(huán)境總裁李其林認為,這種選擇是被動(dòng)和主動(dòng)的結合——被動(dòng)是民營(yíng)環(huán)保上市企業(yè)普遍遇到了各種各樣的挑戰和問(wèn)題;主動(dòng)則是民企通過(guò)兼并重組等方式積極與國資進(jìn)行協(xié)同。

與此同時(shí),國企也開(kāi)始通過(guò)組建環(huán)保集團等方式鞏固其優(yōu)勢,如近日宣布要成立的江蘇省環(huán)保集團——七大國資入股,成立之后,其地位或無(wú)可撼動(dòng)。(詳情點(diǎn)擊:匯鴻集團擬出資15.6億聯(lián)動(dòng)長(cháng)江生態(tài)環(huán)保等成立江蘇省環(huán)保集團!818外貿龍頭的轉型發(fā)展之路)

污水處理費上漲

污水處理服務(wù)費,是政府通過(guò)與城鎮排水與污水處理服務(wù)單位,通過(guò)簽訂政府購買(mǎi)服務(wù)合同的方式,向提供城鎮排水與污水處理服務(wù)的單位支付的服務(wù)費,一般要求應當覆蓋合理服務(wù)成本并使服務(wù)單位合理收益。

隨著(zhù)污水排放標準的提高,企業(yè)污水處理的成本上升,污水處理費難以滿(mǎn)足更高標準的需求;鄉鎮、農村污水處理設施建設滯后,污水處理收集率不高,也不利于農村人居環(huán)境整治。

按照現行政策,同一地區不同企業(yè)排放的污水中污染物的濃度不同,但是執行的是同樣的收費政策、收費標準。

污水處理費標準保持不變,且污水處理服務(wù)單價(jià)不及時(shí)調整,會(huì )打擊污水處理企業(yè)積極性,導致政策落地困難,污水處理“市場(chǎng)化”進(jìn)程受阻,建立資源環(huán)境價(jià)格機制成為污水處理行業(yè)突破困局的新方向。

對此,首創(chuàng )股份董事兼總經(jīng)理楊斌曾在接受記者采訪(fǎng)時(shí)表示:“污水處理費價(jià)格上漲來(lái)源于幾個(gè)方面:物價(jià)、人工、電力等成本的增加會(huì )帶來(lái)價(jià)格的上漲,每一個(gè)特許經(jīng)營(yíng)協(xié)議里都會(huì )有價(jià)格增長(cháng)機制;環(huán)保標準的提高也會(huì )帶來(lái)價(jià)格的增長(cháng),污水處理廠(chǎng)的出水標準從二級提高到一級B再到一級A標準,甚至一些地區要求達到地表IV類(lèi)水、地表Ⅲ類(lèi)水的標準,這種提高一定會(huì )帶來(lái)價(jià)格的增長(cháng)?!?/p>

此外,近年我國不斷深化污水處理“市場(chǎng)化”改革,推進(jìn)污水處理項目全面實(shí)施PPP模式,整個(gè)環(huán)保行業(yè)經(jīng)歷了從瘋狂拿項目到謹慎評估項目收益的發(fā)展歷程,社會(huì )資本對于污水處理服務(wù)單價(jià)的敏感度不斷提高。

2018年,國家發(fā)展改革委印發(fā)了《關(guān)于創(chuàng )新和完善促進(jìn)綠色發(fā)展價(jià)格機制的意見(jiàn)》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《意見(jiàn)》),對完善污水處理收費政策作了全面部署,提出要加快構建覆蓋污水處理和污泥處置成本并合理盈利的價(jià)格機制,推進(jìn)污水處理服務(wù)費形成市場(chǎng)化,逐步實(shí)現城鎮污水處理費基本覆蓋服務(wù)費用。

政策出臺后,江蘇、四川、安慶、青海、內蒙古等省市自治區先后出臺《關(guān)于創(chuàng )新和和完善促進(jìn)綠色發(fā)展價(jià)格機制的實(shí)施意見(jiàn)》,在943號的政策框架下根據各省實(shí)際提出實(shí)施意見(jiàn)。

岳陽(yáng)、東莞、河南、廣州等省市分別上調污水處理費,將政策積極落地。

農水標準制定

2018年9月,住建部和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保護部聯(lián)合發(fā)布《關(guān)于加快制定地方農村生活污水處理排放標準的通知》,首次從國家層面明確農村生活污水處理排放要求,要求各地加快制定地方農村生活污水處理排放標準,在2019年6月底前制定完成;已經(jīng)發(fā)布的,要根據新的要求進(jìn)行修訂。

《通知》明確了標準適用范圍以及各類(lèi)控制指標和排放限值,并要求各地方加快制定農村生活污水處理排放標準,并給地方制定標準提出了要求??梢哉f(shuō),此《通知》的發(fā)出,開(kāi)啟了我國農村污水排放標準體系建立的新篇章。

各省市也紛紛對政策予以響應,制定符合實(shí)際自身實(shí)際情況的農村生活污水處理設施水污染物排放標準。

長(cháng)江大保護

2018年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在深入推動(dòng)長(cháng)江經(jīng)濟帶發(fā)展座談會(huì )上強調:“堅持新發(fā)展理念,堅持穩中求進(jìn)工作總基調,堅持共抓大保護、不搞大開(kāi)發(fā),加強改革創(chuàng )新、戰略統籌、規劃引導,以長(cháng)江經(jīng)濟帶發(fā)展推動(dòng)經(jīng)濟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?!?/p>

作為實(shí)力最雄厚的共和國長(cháng)子,三峽集團當仁不讓地肩負重任,成為共抓長(cháng)江大保護的骨干主力。

三峽集團作為“明星企業(yè)”,在長(cháng)江大保護的契機下,與多個(gè)政府、央企及知名環(huán)保企業(yè)簽署戰略合作協(xié)議。自參與共抓長(cháng)江大保護以來(lái),三峽集團積極融入長(cháng)江經(jīng)濟帶沿線(xiàn)各省市的長(cháng)江經(jīng)濟帶綠色發(fā)展、共抓長(cháng)江大保護。

2018年5月三峽集團成立長(cháng)江環(huán)保集團,正式進(jìn)軍環(huán)保領(lǐng)域。

戰略行動(dòng)中,三峽集團與沿江省市、產(chǎn)業(yè)上下游的央企集團、地方國企、上市公司、民營(yíng)及外資企業(yè)、科研機構加強交流學(xué)習,組建長(cháng)江生態(tài)環(huán)保產(chǎn)業(yè)聯(lián)盟,匯集規劃設計、建設、投資運維、金融、研究、咨詢(xún)等產(chǎn)業(yè)鏈上下游60余家致力于共抓大保護事業(yè)的龍頭企業(yè),已經(jīng)在先行先試項目中開(kāi)始發(fā)揮共抓合力;

與匯鴻集團等攜手擬成立江蘇省環(huán)保集團;

與北控水務(wù)合資成立三峽北控南京水務(wù)有限公司、三峽北控南京水務(wù)投資有限公司、長(cháng)江綠色發(fā)展基金管理有限公司;

成立長(cháng)江環(huán)保集團科學(xué)技術(shù)委員會(huì ),院士大咖坐鎮,坐擁超強智庫。

長(cháng)江大保護深入挺進(jìn)!

項目終止

受資金困境及債務(wù)危機等因素影響,2019年十余污水處理項目主動(dòng)或被動(dòng)終止。(詳情點(diǎn)擊:2019年這些污水處理項目終止,原因各有不同?。?/p>

終止項目所涉及的投建單位包括東方園林、天翔環(huán)境、中電環(huán)保、納川股份等環(huán)保板塊的上市公司以及中鐵一局、中鐵十六局等重點(diǎn)企業(yè)。這些項目的終止原因雖然多種多樣,但背后的主要問(wèn)題是資金不足。

僅啟迪環(huán)境,半個(gè)月內就宣布終止三起PPP項目,其中包括2項污水處理項目及1項靜脈產(chǎn)業(yè)園項目。

資金出問(wèn)題的并不只是作為投建企業(yè)的乙方,在已經(jīng)停止的污水處理PPP項目中,另一種情況是甲方因資金等問(wèn)題遲遲無(wú)法具備承諾的建設條件。

有行業(yè)專(zhuān)家表示,對于2019年多地PPP環(huán)保項目停止的情況,市場(chǎng)已有預期。由于項目停止情況比較普遍,勢必牽連環(huán)保板塊的上市公司業(yè)績(jì)。

廢水零排放

廢水零排放是指工業(yè)水經(jīng)過(guò)重復使用后,將這部分含鹽量和污染物高濃縮成廢水全部(99%以上)回收再利用,無(wú)任何廢液排出工廠(chǎng)。水中的鹽類(lèi)和污染物經(jīng)過(guò)濃縮結晶以固體形式排出廠(chǎng)送垃圾處理廠(chǎng)填埋或將其回收作為有用的化工原料。

隨著(zhù)國家環(huán)保政策的日趨嚴格,各級環(huán)保部門(mén)對廢水的排放要求越來(lái)越高,很多地方的環(huán)境影響評價(jià)中也明確要求廢水要達到零排放。

零排放的概念最初是在70年代的美國因為工業(yè)廢水影響河道水質(zhì)而被強制實(shí)行的。此后如澳大利亞的第一個(gè)工業(yè)廢水零排放項目也是因為政策規定而強制執行的。由此可見(jiàn),政策對于零排放的導向作用非常突出。

“廢水零排放”被熱議和大肆討論,企業(yè)也紛紛投入人力物力財力開(kāi)始技術(shù)研發(fā),但對于燃煤電廠(chǎng)等行業(yè)廢水零排放而言,進(jìn)度還是稍顯緩慢。

究其原因在于,在我國現行的政策背景下,并沒(méi)有為工業(yè)廢水零排放提供足夠的強力保障,雖說(shuō)今年以來(lái)出臺了國家鼓勵的節水工藝等政策,工業(yè)節水正式提上日程,但對于廢水零排放并未明確指出;再結合較低的工業(yè)用水定價(jià)、排污收費和并不完善的監察制度,企業(yè)對于主動(dòng)實(shí)現零排放的動(dòng)力其實(shí)遠遠不夠充足。在政策保障不足的情況下,作為企業(yè)如何實(shí)現經(jīng)濟、資源的最優(yōu)配置才是正解。而廢水零排放之路何時(shí)能越走越寬也值得被關(guān)注!

 運維為重

2019作為環(huán)保行業(yè)走出“寒冬”后的第一年,環(huán)保企業(yè)在歷經(jīng)凜冽后開(kāi)始進(jìn)入反思與回歸,這其中就包括謹慎選擇項目,不再盲目“開(kāi)疆擴土”,而是更重視存量項目的運營(yíng)上。

環(huán)保工程類(lèi)公司由于商業(yè)模式的問(wèn)題,具有墊資的特性且回款周期長(cháng),需要不斷融資投資開(kāi)拓新項目,以維持業(yè)績(jì)的高增長(cháng)。

在信用緊縮及去杠桿、污水處理價(jià)格機制逐步完善的等大背景下,過(guò)去犧牲資產(chǎn)負債表?yè)Q取利潤增長(cháng)的模式已難以為繼,前期受融資影響較大的部分公司也已重新聚集現金流較好的業(yè)務(wù)。具有資產(chǎn)利潤穩定、自我造血能力強的環(huán)保運營(yíng)類(lèi)企業(yè)優(yōu)勢將會(huì )突顯。

2019H1 水處理板塊實(shí)現收入、利潤分別為 158.8 億元、96.5 億元,同比增速分別為-6.7%、-34.7%,水處理板塊 PPP 對資金需求較大,受去杠桿影響余波仍在,工程進(jìn)度放緩,財務(wù)成本上升,另外與緊信用背景下應收賬款及其他應收款計提壞賬有關(guān)。水務(wù)公司整體受外部環(huán)境影響不大,公用事業(yè)剛需屬性較強,近來(lái)年業(yè)績(jì)較為穩健,坐擁運營(yíng)資產(chǎn)提供穩定現金流。

隨著(zhù)國家發(fā)展改革委、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部聯(lián)合印發(fā)的《關(guān)于深入推進(jìn)園區環(huán)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的通知》的出臺,工業(yè)水處理專(zhuān)業(yè)運營(yíng)市場(chǎng)進(jìn)一步打開(kāi),市場(chǎng)空間進(jìn)一步釋放,運營(yíng)藍海下企業(yè)也擁有了更多“暢游”的機會(huì )。

第三方治理

隨著(zhù)各地經(jīng)濟的發(fā)展和環(huán)境治理的需要,許多省市都提出了“退城入園”的工業(yè)發(fā)展戰略,加大工業(yè)園區內的企業(yè)組群的污染集中控制及治理,水處理服務(wù)也從為單一企的點(diǎn)源向整個(gè)園區的系統施治,以及水資源的綜合利用發(fā)展,隨著(zhù)工業(yè)園區數量和規模的擴大以及工業(yè)廢水處理標準的提高,工業(yè)園區的綜合水處理業(yè)務(wù)將有巨大市場(chǎng)空間。

工業(yè)園區建設污水集中處理設施是“水十條”的要求,也是未來(lái)工業(yè)污水處理的趨勢。截至2018年9月,2411家省級及以上工業(yè)園區污水處理設施建成率達97%。自2015年起,國家出臺了一系列政策以推動(dòng)工業(yè)園區污水處理廠(chǎng)成為工業(yè)污水治理主體。政策推動(dòng)下,污水處理廠(chǎng)能否達標排放是這一策略成敗的關(guān)鍵,也是2020年工業(yè)污染源達標排放計劃能夠有效落實(shí)的關(guān)鍵。

但是,近年來(lái)江西、江蘇、河南等多地發(fā)生的工業(yè)園區水污染事件暴露了目前中國工業(yè)園區污水處理過(guò)程中存在政策不健全,監管不到位等諸多問(wèn)題。園區內的污水處理廠(chǎng)若不能發(fā)揮其應有效用,則會(huì )嚴重影響我國工業(yè)污水問(wèn)題的解決。本應承擔治污重任的污水處理廠(chǎng)反受超標排污困擾。

根據綠色和平聯(lián)合南京大學(xué)(溧水)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研究院于共同發(fā)布的《中國工業(yè)園區污水處理管理研究》報告,建議各省政府應通過(guò)加大財政稅收優(yōu)惠、鼓勵社會(huì )資本投入園區污水治理和完善工業(yè)園區污水處理廠(chǎng)收費機制的方式,支持園區污水處理基礎設施建設,解決環(huán)保專(zhuān)項資金不足的問(wèn)題。推行園區環(huán)境污染第三方治理勢在必行。

到了今年,環(huán)境污染第三方治理模式迎來(lái)利好消息。先是4月13日,財政部、發(fā)改委及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部發(fā)布《關(guān)于從事污染防治的第三方企業(yè)所得稅政策問(wèn)題的公告》,提出對符合條件的從事污染防治的第三方企業(yè)減按15%的稅率征收企業(yè)所得稅,從稅收及資金政策方面對環(huán)境污染第三方治理予以鼓勵。緊接著(zhù),7月11日,國家發(fā)改委、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部發(fā)布《關(guān)于深入推進(jìn)園區環(huán)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的通知》,其中明確選擇一批園區(含經(jīng)濟技術(shù)開(kāi)發(fā)區)深入推進(jìn)環(huán)境污染第三方治理。環(huán)境污染第三方治理市場(chǎng)火熱升溫,正式提速!

跨界

自今年9月份深圳市萬(wàn)科物業(yè)服務(wù)有限公司中標1.9億元深圳市河流水質(zhì)科技管控項目以來(lái),大家對于“跨界”一詞都繃緊了神經(jīng),對于其討論也不絕于耳。

有人高呼要放過(guò)中國環(huán)保產(chǎn)業(yè),有人呼吁還是應以開(kāi)放包容的心態(tài)對待“跨界者”。

而無(wú)論我們是開(kāi)放包容,愿意接納“外來(lái)者”,還是惶恐不安,生怕被“搶飯碗”,我們必須承認的一個(gè)事實(shí)是,環(huán)保行業(yè)的迅速發(fā)展吸引了一大批外來(lái)者,他們以收購、成立環(huán)保子公司、項目界入等方式大踏步地殺入環(huán)保行業(yè),引發(fā)了一場(chǎng)行業(yè)的巨大變革。

并且,很多大佬們已經(jīng)用實(shí)力證明了自己。

在你心目中今年水處理行業(yè)還有哪些關(guān)鍵詞?

歡迎留言說(shuō)出你的想法喲!


在線(xiàn)客服
聯(lián)系電話(huà)
全國免費咨詢(xún)熱線(xiàn) 010-68232840
  • · 專(zhuān)業(yè)的設計咨詢(xún)
  • · 精準的解決方案
  • · 靈活的價(jià)格調整
  • · 1對1貼心服務(wù)
在線(xiàn)留言
回到頂部